让每个小蝌蚪都找到自己的家

不怪乎杨帆会这么问。

因为杨帆的亲身经历告诉他,哪怕是妖植也是可以被驯兽术给驯服成功的。

当初在戴星城举办的资源试炼之中,杨帆就曾亲自收服过一只修为已经达到妖王境界的七级妖植。

只是绝大多数的驯兽师瞧不上低级妖植,又捕捉不到精通木遁术的高阶妖植,所以多是以更好捕捉与驯服的常见妖兽为驯兽对象。

平日里杨帆也极少会在人族的城池中看到驯兽师带着妖植类的宠兽招摇过市。

但是今日。

看到圣林岛上竟然圈养了这么多的高阶妖植,而且还能让这么多高阶妖植如此听话地固守一地,乖乖地为人族武者提供各种各样的生活便利而无任何不满或是暴乱。

杨帆不由就想到了驯兽术。

在没有任何阵法或是精神禁制存在的情况下,能够做到让如此多的高阶妖植,尤其是眼前这株帝级巅峰的核桃树都如此听话的方法,似乎也只有驯兽术了。

再联想到叶承弼就是一个能控制十余只半步妖皇的资深驯兽师,不难猜想,圣林岛必然对驯兽术有着极为深刻的研究与了解。

刚才吴道说这只巅峰帝级的妖植正是他的师祖叶问天当年亲自移栽培养。

很显然,这个叶问天,多半也是一位精通驯兽术的驯兽师,而且他的驯兽方向,似乎就是绝大多数驯兽师都不太爱接触的妖植驯兽术。

我们梦中的韩小冷

“杨师好眼光!”

吴道稍愣了一下,再次向杨帆说出了这句话,不过这次的语气要比方才有诚意得多。

“极少有人能够在第一次过来圣林岛的时候就能看出这株帝级妖植竟是我师祖驯化出来的一只宠兽。”

“绝大多数的访客,甚至很多我们圣林岛的常驻师生,都以为是我圣林岛掌控了某种可以控制妖植一脉的秘术。”

“这么多年以来,也就只有像是杨师这样的驯兽宗师才能一眼看出了端倪。”

这时,旁边的诸葛信诚忍不住轻咳了一声。

没错,他也在吴道所说的那个绝大多数之中。

一直以来,他也都以为掌控妖植是叶问天那老家伙自身觉醒的某种天赋神通。

圣林岛上这么多的高阶妖植,都是在叶问天这种特殊天赋神通的控制之下,所以才能让它们一株株地都如此听话。

现在看来,似乎完不是那回事儿啊。

“难道,那老小子竟然还是一名驯兽师,藏得可真够深的呀?”

“特么,这一座圣林岛上的高阶妖植该不会都是他的宠兽吧?”

诸葛信诚有点儿将信将疑,疑神疑鬼。

他不是驯兽师,从来也都没有听说过哪个驯兽师会捕捉妖植做为宠兽。

在他的印象中,妖植这种东西,除了逃跑的时候快一点儿,身上结出的果子好吃一点儿,基本上就没什么用了啊。

谁会傻到没事儿收服一群妖植去跟别人干仗的,不怕别人一把火给你都燎了吗?

旁边。

桑朵朵、凌天与田飞瑶也是一脸地懵逼,显然他们也是头一次听说这种奇闻。

尤其是桑朵朵与凌天,他们一个是圣林岛曾经的学生,一个是打小在这里长大的土著。

连他们都不知道眼前这株曾经与他们朝夕相处,看上去很是和善听话的帝级妖植,竟然会是问天老祖的一只妖植宠兽!

实在是太让人意外了!

如果说出这话的不是杨帆,点头附和的不是吴道,他们肯定会以为这就是一个玩笑。

且不说驯兽术能不能驯服妖植类的宠兽。

就算是真能驯服,又有谁会去闲着没事儿,费力巴拉地去捕捉驯化一只根本就没有太多战斗力的妖植当自己的宠兽?

谁都知道,低阶妖植不能主自幻化移动,那就是一个摆设,没有驯化为宠兽的价值。

而高阶妖植,大多都藏身于丛林峻岭之间,没事儿基本上都不会出山,它们是妖植,不需要像是妖兽那样进食血肉,只要有阳光有灵力的地方,它们就能一直苟到天荒地老,佛系得一批。

所以,妖植这一族群,与人族本身就没有太大的生死仇恨。

它们从来都不会主动去攻击人族与妖兽,反倒是人族与妖族,时常会因为某种天材地宝,灵果灵药,主动过来招惹甚至侵犯妖植一脉。

妖植最主要也最强大的能力是遁术,是各种各样的毒瘴与毒液,可是这种能力,一但离开了山林,离开了族群,功效就会大打折扣。

更重要的是,妖植属木,它们怕火啊。

当然,不是那种普通的明火,而是那种异能火焰,若是让它们遇到一些精通火系异能的武者或是妖族,肯定会被克制得死死的。

人族之中有多少精通火系异能的武者就不提了,但就是妖族之中,拥有本命神火的妖兽种类就有不下十种。

其中,万妖山的火凤一族,妖圣岭的地蛟一族,可都是擅长使用本命神火的妖族,寻常的妖植碰上它们,有百分之九十的机率都会被直接烧成木炭。

若是拿这些妖植来做为宠兽驯化的话,短板太过明显,而且单体的实力也根本就比不上同级别同阶位的妖兽一族。

不论是从性价比还是实用程度上来说,驯兽师们更喜欢的宠兽怎么也轮不到这些妖植。

所以,他们想不通,问天老祖怎么会想到要收服一只或是很多只妖植来做为自己的宠兽。

虽然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把这些妖植安置在圣林岛内的效果似乎很不错,但是真的要干架的时候,这些妖植未必顶用啊!

“诸葛先生,杨师,里面请!”

吴道带着几人进入这座由帝级妖植自身变化打造的木质办公大楼。

杨帆带着好奇的目光四处打量。

大楼内部,一切都与正常的高楼大厦仿佛,唯一不同的是,这里的一切基础设施的材质都是木质结构。

不过,帝级巅峰妖植的躯干,坚硬程度在一定程度上已然堪比寻常神兵,建筑的材质与质量远要比那些大都市的钢筋混凝土要坚固牢靠得多。

更重要的是,这样还很环保啊有木有?

大楼内的一切设施,应该都是这株核桃树自己主动幻化,看似将它的大半树干都掏空了,事实上对它的本体并不会造成任何损害。

“不得不承认,能够想到利用这些妖植来做为办公大楼的家伙,简直就是一个天才!”

不怕电,不怕火,不怕地震,不怕水淹,而且,就算是遭遇到了什么不可力敌的危险,这些妖植也可以随时迁移逃跑,简直就是一个移动的堡垒啊。

除非是遇到那些拥有异火的天敌,否则这种帝级巅峰妖植的防御力,足以抵挡下绝大多数的外力伤害。

杨帆看着心动不已,真是涨知识了啊,以前他可从来都没有想到,妖植竟然还能这么用。

如果不考虑战斗因素,驯服一些这样的高阶妖值在身边,就相当于是有了一个移动的帐篷与防御型堡垒,以后哪怕是到了野外也不担心会没有地方睡觉了啊。

“以后有时间一定也要搞一株试试!”

杨帆心中做着计较,他不在意妖植的战斗力问题,他更看重妖植宠兽的实用性。

有灵果,有灵液,有毒瘴,还能当房子住。

可吃,可喝,可玩,可睡,实用性要比那些妖兽强多了啊!

桑朵朵、凌天、田飞瑶三人也一脸好奇地跟在后面,左顾右盼。

按理说桑朵朵与凌天都是圣林岛的学生,凌天更是从小在这里长大,对这株帝级妖植应该是极为熟悉才对。

可是事实上,这二人对于这株帝级妖植的内部空间所产生的好奇心一点儿也不比第一次过来圣林岛的杨帆与田飞瑶逊色。

因为吴道带他们走的是竟然是地下通道。

哪怕是凌天这个在圣林岛生活了八十八年,来这株帝级办公大楼的次数他自己都数不清的小土著,也是第一次知道,在这座办公大楼的下方,竟然还有这么一处地下走廊。

这圣林岛,到底还有多少隐密是他所不知道的?

故地重游,不管是桑朵朵还是凌天,都是第一次发现,他们好像从来就没有真正了解过圣林岛。

一行五人,在吴道的带领下,通过密道来到了办公大楼的负二层。

而后,在一处没有任何建筑通道的死胡同里面,被帝级妖植突然释放出来的意志力缓缓包裹,而后一路下潜,就好像是在乘坐普通的电梯一样,平衡匀速,没有丝毫抖动。

“这是木遁术!”

杨帆心头一震,本身就精通木遁术的他感知最为清晰,没想到这株帝级妖植竟然把木遁术运用到了如此炉火纯青的境地。

仅凭一股精神意志,就能将木遁术显化于化,包裹着他们六人一同在它的体内肆意穿梭。

好牛逼!

“你观摩巅峰帝级妖植桃夭夭使用木遁术,心有所触,对妖植一脉专属灵技——木遁术的理解进一步加深,精神力+100,木遁范围+50,技能熟练度+1000。”

“你观摩巅峰帝级妖植桃夭夭使用木遁术,心有所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