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sway下载

“伍峰!无耻小贼,老夫誓必杀汝!”孔温窟目眦欲裂,大声吼道。

如果伍峰能够听见的话,一定会撇撇嘴说句:“你们巫族就这一句台词吗?都不知道让作者给你们另外设计几句,哎,没新意!”

“出城!冲出城去!”孔温窟命令道。

城内的大火是扑不灭了,这么多的大军挤在城内,根本就没有落脚的地方。已经有很多的巫族将士葬身火海了。

孔温窟看着那些满身着火,还在大火中挣扎哀嚎的将士,叹了口气,带着大军朝城外撤退。

城内很多在房子里面歇息的巫族将士,被大火包围在房子里面,成为一具具人形焦炭。

这些在房子里的大都是有些官职和权利的,他们仗着权势占着的房子,没想到反而成了他们的催命符。

不过,孔温窟他们想要就这么退出县城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县城的每个门口都堆满了木料。

在巫族大军进来的时候就在这里,那时候他们根本没有当回事,现在这些大堆的木料已经烈火熊熊,成为挡在他们前面的拦路虎。

“赶紧搬开!打开通道,否则都要死在城里!”孔温窟着急了。

滚滚的浓烟,已经让很多将士喘不过气来,这些人连续交战都没有休息好,体力已经快到极限。现在被这些浓烟一熏更加难以支持下去,纷纷倒在地上再也没有爬起来。

孔温窟看到手下的将士一个个倒下,也顾不得大火了,拿起手里的武器,带头冲进火里,将那些着火的木料劈开。

向阳处的她

他手下的将士也都纷纷加入进来,这个时候要是出不去的话,被闷在城里,可就真的活不成了!

当孔温窟带着手下将士出到城外的时候,已经有将近两万人永远留在城里了。孔温窟的脸上、手上、腿上到处都是水泡,头发胡子都被烧焦了不少,狼狈不堪。

他已经无力对伍峰继续吐槽了,现在他口干舌燥,什么话都不想说。

巫族将士刚刚夺取城池的喜悦之情,这回和城里的建筑一样,灰飞烟灭了。都烧饭的烧饭,休息的休息,部疲惫不堪。

“我们都吃过饭了?”伍峰问道。

“都已经准备好了。”甘远回答道。

“那就去和孔温窟打个招呼吧,烧了人家那么多兵,怪不好意思的,这个时候他需要我们去安慰一下他那颗受伤的心。”伍峰说道。

“相信他一定会好好谢谢将军的。”甘远笑道。

甘远的那些部下早就休息好了,已经做好战斗的准备。趁着巫族大军疲惫不堪,正在烧火做饭的时候,甘远他们给孔温窟大军送来问候。

弓弩手的箭矢如雨一般射进巫族大军上空,首先就给他们来了个大大的惊喜。还没来得及建立警戒的巫族大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伍峰来了,快逃啊!”

也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句,接着无数的巫族士兵跟着逃跑,大军乱成一锅粥,在四处乱窜不知该往哪里逃。

甘远带着一支军队如烧红的铁划过牛油,所过之处无可抵挡,将巫族原本就不整齐的阵线冲得七零八落。无数士兵掉下马来,被甘远手下补上一刀,成为一具尸体。

孔温窟恨得发狂,抄起武器骑上战马,带着手下的一些精兵朝甘远迎来。

两人交手之后,发现彼此实力都不简单。孔温窟修为更高一些,但是连续的疲惫让他的体力精力都没有处在高峰,而且他年龄比甘远要大上不少,所以两人竟然打了个旗鼓相当。

甘远的一对铜锏是地品灵器,孔温窟手里的大刀也不简单,两人你来我往交手了数百个回合,不分胜负!

“孔将军真是好修为!我甘远佩服!”甘远声如铜钟,在战场中传出很远距离。

双方交战已经过去两个多时辰了,东方的天边开始出现了一点点亮光,而巫族大军经过了一开始的慌乱之后,也渐渐骑上马背,开始组织反攻了。

巫族一方付出巨大的代价之后,终于稳住了阵脚。甘远的手下毕竟还是新军,不适合打硬仗。

这一波冲营已经给巫族军队造成了不小的损失,那些巫族将士疲惫不堪,战斗力严重下滑,而且经历火灾更是士气低落。所以被甘远的手下杀死杀伤无数。

“撤!”

甘远看便宜已经占足,再打下去自己这边的损失就要加大了,便领军开始缓缓后撤。

甘远训练军队的素质这个时候,开始显现出来了,大军后撤的时候快而不乱,前军变后队,后队变前队,不给巫族军队可趁之机。

还有些巫族将士想要仗着自己骑兵的优势,朝甘远军队发起冲击的时候,从大周军中射出的一阵阵箭雨,让他们清醒了起来。留下一些尸体之后,不敢再追了。

而且,不远处胡有才的骑兵正在前面等候,一旦巫族军队敢脱离大军追来,将会遭到胡有才手下骑兵的攻击。

甘远的五万大军这次冲营,再次给巫族大军带来上万人的损失,而自身的损失不足千人。

“我的岷山县是那么好吞下去的?烫到嘴了吧!”伍峰朝山下孔温窟的大营说道。不过这番话,孔温窟是听不到的。

孔温窟的大军现在如惊弓之鸟,稍有点风吹草动,便疑神疑鬼以为是伍峰又来了。不过这些巫族大军确实不凡,很快就将防御和警戒线再次布置起来。

伍峰在山上看着连连点头。

“这个老家伙带军真是有一手啊,被火烧了一次,又被冲杀了一阵,依然能够稳住阵脚没被冲散,真是令人佩服!”伍峰感慨道。

“孔温窟听到后会气得吐血!”尉迟泽说道。

伍峰转身准备下山,仗打完了,双方军队都很疲惫,孔温窟的军中士气不高,他是不会再来进攻了。一夜没睡,伍峰他们也要补一补觉,不然人老得快。

伍峰搓了搓脸说道:“他不应该生气的,我是真的佩服他,真的!比珍珠还真!”

“该回去好好睡一觉,不然我家晴雪该心疼死了。哎,命苦啊,狗日的穆巴真,楞是让我们‘夫妻’两个成了牛郎织女!硬生生耽误了我的下一代啊!”

伍峰惨叫一声,钻进被窝,呼噜声震天响。

他的亲兵们听到之后面面相觑:“听将军这哀嚎声,难道是因为春天来了的缘故?”